当前位置:首页 / 中国梅产业 / 梅文化

梅文化

  • 食俗之梅生
  • 发布时间:2015 / 08 / 18

  •       谈起梅子,第一反应是酸。《三国演义》中望梅止渴的故事人人皆知。梅在很早的时候就被用作调味品,这从文字偏旁部首就可看出,梅是个形声字,古人说:“梅者媒也。”意思是,梅像媒人一样,可以和合众味。《尚书.说命下》:“若作和羹,尔惟盐梅。”作为调味品,梅与盐具有同等的地位。



          我们吃梅子的历史非常悠久,《夏小正》有“五月···煮梅”的记载,《礼记·内则》中则有“桃诸、梅诸”,大约就是后世桃干、梅干之类的东西,晒成干的梅子类食品又叫腊梅,在古代是一种有名气的果品。陆玑在《毛诗草木虫鱼疏》中就有提到,腊梅,置羹汤、肴馔中,可以调味,又可以香口。清王晫《今世说》:“徐武令曰:读丹麓片言只字,如瞰梅腊,可以香口。”可见,它还有类似今日口香糖的作用。



          用梅子制成蜜饯、梅脯,古代名为“梅煎”。据《新唐书》的记载,唐代江西与四川两地所产的梅煎,当时很有名,是进贡朝廷的佳物,这说明当时的梅子相当好吃,可惜《新唐书》中并没有介绍梅煎的做法。宋代以后,民间关于梅子的吃法创新有很多。《金瓶梅词话》第六十七回:“待要说是梅苏丸,里面又有核儿。”关于这个“梅苏丸”,明人高濂的《遵生八笺》说:“梅苏丸方:乌梅肉二两,干葛六钱、炒盐一钱,白糖一斤,右为末。将乌梅肉碾为泥,和料作小丸子用。《儒林外史》第二十三回:“茶馆里送上一壶烘茶、一碟透糖、一碟梅豆上来。”这里的“梅豆”,就是由“梅子、糖、红曲搀和着煮成的熟黄豆”。北方端午食品的“百草头”,用梅、李、杏、菖蒲、生姜、紫苏,都制成丝,用盐浸后晒干,也可用糖、蜂蜜浸,也可以纳入梅子皮肉,做“梅苏丸”、“梅豆”与“酿梅”的,如有的话,买来尝尝,也是很有意思的事。



         《北户录》说:“岭南之梅,小于江左,居人采之,杂以朱槿花,和盐晒之。梅为槿花所染,其色可爱。又有选大梅,刻镂瓶罐结带之类。取汁渍之,亦甚干脆。”用木槿之花为梅子添吾着色。日本人有用紫苏为梅子增色的,可算各有千秋。而刻镂梅子,他处未闻。岭南人的食文化,每有独特处,于此亦可见一斑。杭州的“梅舌儿”被龚自珍写入有名的《己亥杂诗》:“杭州梅舌酸复甜,有笋名日虎爪尖。”他有注云:“杭人捣梅子,杂姜桂糁之,名日梅舌儿。”《己亥杂诗》咏风物的篇什极少,可见这“梅舌儿”身价之高。不过现今“梅舌儿”已经化身为多种梅子食品,要知道溜溜梅可是“梅舌儿”的升级版哟。



          前面提到的陆玑《毛诗草木虫鱼疏》曾有梅子用于肴馔的记载,后世中国人多把梅子用作“零食”,而日本人却形成了一些“梅料理”,如所谓“梅枝天麸”,在乌贼鱼中放入梅肉,再用其它调料煮制而成。日本还有“梅馅”,在豆馅中加梅干的碎肉做成馅,用来制作点心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讲到用梅子制成果酱,称“梅浆”,可人药。“梅浆”夏天又可调水引用。这“梅浆”,让我想起日本的“梅酢”,梅酢的做法是把梅子用盐腌,然后再压榨其汁液而成,用水稀释,即成夏日解暑的饮料。从前经常吃的酸梅汤,大约与“梅浆”、“棒酢”有点相似吧。



          以梅人酒,现在日本人称“梅酒”,是将梅子、白糖放人烧酒中密封、浸泡而成,略带酸甜,醇厚可口。我国这种饮品自古就很流行,叫“梅醖”,苏东坡《答程天件》:“惠酒绝佳。旧在惠州,以梅醖为冠,此又远过之。”可惜做法已经失传。在《三国演义》有回目“曹操煮酒论英雄”,写曹操看见枝头梅子青青,邀刘备饮酒赏梅,“盘置青梅,一樽煮酒。”后来“青梅煮酒”成了文人雅事,常被人们形诸歌咏。晏殊《诉衷情》词有句:“青梅煮酒斗时新,天气欲长春。”苏东坡《赠岭上梅》:“不趁青梅尝煮酒,要看细雨熟黄梅。”青梅成为节俗食品,看来历史十分悠久。梅子可以鲜吃,但古人早就懂得把梅果熏成乌梅、盐渍成白梅加工成蜜饯。三国时代还有用蜂蜜浸梅的记载。青梅甚酸,鲍照《东门行》:“食梅常苦酸。”现在市上卖的“青梅”或“脆梅”大抵用糖淹制过,虽酸味犹存,然甜酸适口,圃如球,青如染,煞是可爱。



         在南方,民间青梅早成了节俗食品,《清嘉录》说从前吴地,立夏日,家家要摆出樱桃、青梅与新麦,祭祀神灵、祖先。名之日“立夏见三新”。民间常于立夏日吃“青梅”,可使人终岁神清,不昏睡。大家都知道,成语“青梅竹马”出自,李白《长干行》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之句,那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?



         骑竹马,是拿竹竿当马骑,容易理解,弄青梅有人说也是一种游戏,但没人说得清它的玩法,青梅在游戏中又担任什么角色。在惟来人梅尧臣《青梅》诗中提到,梅子青时,有个扛南小女孩,摘下几颗,放人嘴里,受不了青梅的酸味,毫不吝惜地吐出扔掉,也不去看顾陌上那些骑马而来的少年郎。似乎这就是是青梅的真实写照,可见在李白的时代,青梅就已经成为了大家喜闻乐见的事物,形成一种独有的文化现象。吃梅子是一种文化,在吃货们“没事就吃溜溜梅”的口号下,隐藏着的是一种中国自古流传下来的食俗现象。当你打开包装,取出溜溜梅,放在嘴里咬下去的时候,要记得,你为中国文化的传承又做了一份贡献。突然觉得,又为伟大的吃货们找到了一条不得不吃梅子的理由呢。♪(´▽`)